各种杂文堆积区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無駄亲子小段子【2013-12-03】

乔鲁诺被拎着领子狠狠压在路口小巷深处的阴影里时连一丝一毫的惊讶都没有。

制住乔鲁诺的男人背对着小巷的灯光居高临下,乔鲁诺被迫双脚完全离地,虽然讨厌失去身体控制权的感觉,全身都笼罩在男人的阴影之下,但乔鲁诺并没有感到负面情绪,反而他作为一个刚刚吃完晚饭就被袭击的人来说,心情好的太过分了。

『请放我下来,』完全没有费心掩饰语调中的愉悦,『Pader。』

身上的男人没有任何反应,反而将乔鲁诺拽的更紧了一些。

「有点太紧了。」领口被紧紧束缚的感觉当然不好,更别提男人冰冷的气息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背着光看不见男人的表情,比起刚刚被拽入小巷眼睛并不适应而失神,可以隐约看清周围。虽然说是周围但乔鲁诺只能把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那双紧紧盯着自己的鲜红色眸子上。

他们谁都没有再说什么,直到男人倏地将乔鲁诺打横抱起。

『放我下来!』这个行为超出了青年的预料,几乎是反射性的,他开始挣扎。

但明显男人的力量和青年的力量并不在一个重量级上,而乔鲁诺也并不打算在这里召唤替身进行反抗吸引近在咫尺的马路上行人的注意力。

虽然打横抱着自己的男人并不会在乎他认为的「面包片」们的想法。

「应该说现在这个样子也够引人注目了。」

感到有些头疼的青年并没有放弃抵抗,小幅度的挣扎起来。

『Pad……』才小声准备警告男人再这样走下去自己一定会采取措施。

但乔鲁诺倏地收了音。

因为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的手。

只是握住了而已,没有多余的动作,用冰冷的手包裹住了另一个温暖的手。

只是这样而已。

乔鲁诺却感觉一下子失去了挣扎的力气,连带着刚才愉快的心情好像也被这只过分冰凉的手冰冻了起来。

男人的步伐并没有停住,一直保持着匀速前进,眼睛也目不旁视的看向前方。

「除了长相我到底是哪里像这种别扭至极的男人啊。」已然吐槽无力的青年在心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索性在男人的怀抱里放松了下来,享受起了男人的免费运送服务。

「反正最终目的地也是家。」

青年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前,小小的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男人的胸口就像是大理石一般坚硬冰冷,甚至听不见心跳声。

虽然知道无论做什么这个人都不会温暖起来,但乔鲁诺还是用力将脸更多的埋进了男人的怀抱,让自己更加大面积的接触男人的身体。

在频率稳定的步伐中,乔鲁诺渐渐朦胧了起来。

『我会一直陪着你,Prade。』

青年嘟囔着在男人怀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更舒服一些,反手握住的男人的手,『不用担心的。』

不指望男人能听见,因为根本不是说给男人听。

乔鲁诺,只是对自己说而已。

 

就算用着如此亲密的姿势相拥,他们心里都清楚,就像是男人永远不会再次温暖起来的体温,亦或是乔鲁诺永远不会踏入的黑暗。

他们所共享的,只有现在相同的静谧。

 

「所谓一直并不是永恒,只是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END==============


【脑洞关键词   ①手牽手回家②分享孤獨③一半算是真心話】


评论
热度(5)

©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