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杂文堆积区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仗露】东方仗助的奇妙一日

食前预告:

全程逗比 !

小舅舅幸运E注目!

没有严肃向只有甜傻白!

笔者文力让DOGE吃了所以肯定会OOC!

在食用过程中有任何不适请立刻右上角请不要高估笔者!

在食用过程中有任何不适请立刻右上角请不要高估笔者!

在食用过程中有任何不适请立刻右上角请不要高估笔者!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如果接受的话请继续吧www





东方仗助已经是第十天婉拒了自家老妈要给他的书包中装上一枚今日限定的幸运物的举动。

杜王町最近席卷了一股新的风尚,每日早上七点准时开始播放一档电视节目「每日星运」。虽然是一个听起来超级土的名字,但这档节目却不知为什么风靡了整个杜王町的女性社会。不仅自家老妈每天早上准时收看,坐在教室里可以听到周围的女生叽叽喳喳的讨论声音,甚至连走在商店街都可以听到家庭主妇们笑着讨论今天自己因为幸运物品让自己交了什么样的好运。

17岁的无神论者东方仗助当然是不相信区区一个「幸运物品」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运。他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了好兄弟亿泰和康一后,本以为会得到两位好友相同的反应,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实实在在的骨感了一次。

亿泰兴奋的表示因为早上碰巧带了自己今天的幸运物品「牛奶土司」,今天自己居然抽到了商店街的二等奖;而康一更是涨红着脸拿出了由花子交给他的本日幸运物「银色项链」,有些害羞的说真的有用今天由花子放学的时候……

不良少年二人组表示自己受到了疑似替身的闪光弹攻击。

这大约就是为什么在告别的时候康一用「朋友你知道O利么?」的真诚表情对仗助说了一句,『说真的,你真应该试一试。』,而东方仗助并没有落荒而逃反而严肃的摸了摸头发陷入了天人交战的原因。

 

东方仗助在第十三天开始走出家门的一瞬间便开始严肃的思考起了自己是不是真的被发胶糊住了脑子。

因为他今天的幸运物品是「发胶」。

这玩意不是每天都在自己的脑袋上么!东方仗助简直想要去找某位平静生活的植物人寻找回到过去的方法,当然回去是为了干掉那个放弃抵抗乖乖让老妈将今天的双子座幸运物放到书包里的自己。

少年叹了口气,甩了甩头踏上了上学的路程。

 

 

东方仗助觉得自己真傻,真的。

是什么人说幸运物品可以让自己超幸运的来着?放学不要走咱们来学校后山谈谈人生好么。

从今天出门的一瞬间开始,自己就像是遭到了什么可怕的替身攻击一样,开始了一天的悲惨遭遇。

在路上莫名绊了好几跤遇上事故遭到警察封锁现场只能绕远路结果迟到;迟到后的罚站,站在走廊里没有注意到校服的衣扣松脱等注意到的时候扣子上的线头已经不见连疯狂钻石都没办法修理;刚回到教室里就遇到了随堂测验,辛辛苦苦答完了一整堂的卷子在最后老师收卷子的时候才发现只有自己的卷子不知道怎么混入了错误的试题被告知放学之后要重新测试;本来以为糟糕的运气到此为止,中午吃饭的时候东方仗助才发现自己简直是太甜,正正好好轮到自己的时候发现食物完售是有多大的概率?

这就是为什么东方仗助现在站在校舍的楼下抬头看着天空眼神毫无焦距,身边的亿泰一脸惊恐的表情就差问出来『同学你谁?』。

就在三秒之前仗助被从天而降的一盆水浇了透心凉,而身边的亿泰与康一则连一滴水滴都没沾到。

今天的幸运物品「发胶」派上用场了呢仗助同学。

 

 

在经历了从某种程度上不可能发生的一天后,在全体同学全部回家连社团都归家后,东方仗助拖着被随堂测验卷完虐的心灵各种突发状况完虐的身体踏上了归家的路程。

第十五次系鞋带的时候东方仗助已经心静如水,不就是狗屎运么,黑色星期五而已嘛,并不可笑嘛。

但很显然有人不是这么想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居然在一千米不到的路途里系了十五次鞋带这种真实发生的情况就算真的画在漫画里也会被说太夸张哈哈哈哈,不愧是东方仗助。』

系统提示:东方仗助收到岸边露伴会心一击HP-100000

系统提示:胜败乃兵家常事,大侠请重新来过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事在岸边露伴的眼中都变成了慢镜头。

看不见表情的东方仗助站了起来。

看不见表情的东方仗助向自己走了过来。

看不见表情的东方仗助对自己伸出了手。

……………………

还没有明白剧情是怎样发展的岸边露伴接下来被一只沉甸甸的青少年抱住也只能催眠自己是因为不回嘴的东方仗助太少见所以看呆了而已。

年轻的漫画家感受着肩膀上少年的气息,莫名的红了脸。

『算了,看你心情不好的份上,我带你去个地方。』半晌,岸边露伴先开了口。

怎么遇到这个人就会心软真是不懂自己。

肩上的脑袋动了动,貌似是点头。

『赶快给我起来,衣服都要皱了!啧,肩膀好酸快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两个人现在会在海边吹着夜间的海风看星星。

不要指望岸边露伴这个大龄宅男会有什么常识,比如说他会知道夜间的海风要比日间的海风冷不止一个度这个常识;再比如说他露腰的衣服并不适合夜晚的海边。

这就是为什么岸边露伴会坐在某人的怀里,被少年解开衣扣严严实实整个包在胸口和外套中间。

「但是真的很暖和。」岸边露伴呼了口气,决定暂时无视现在的状况。

夜晚、沙滩、涛声、星光以及恋人。

…………………………

……………………………………

然后就是腰上被顶了什么硬邦邦东西的岸边露伴响彻海滩的怒吼。

『天堂之……唔』

东方仗助表示让露伴老师你把替身叫出来今天肯定就会彻头彻尾的悲剧到头,不如吃了再说。

鸡汁的少年给自己点了个赞。

 

 

一遍遍的舔吻已经红透了的耳朵换来对方一阵阵的瑟缩,少年的衣服早已脱下垫在身下隔绝了冰冷的沙滩与青年的膝盖,一只手揽住对方的腰身紧紧地贴合于自己的下腹,而另一只手则伸入对方的口中模仿着下身冲撞的频率进进出出。

手指间或被已经沦落于快感的青年不自觉的舔舐,换来一阵更重的抽插,少年的越来越粗重的喘息与青年偶尔泄露出的鼻音交织在一起让偶尔抓住了一点清醒的青年脸红的更加厉害。

终于在一次更重的抽插中,岸边露伴颤抖着射了出来。

 

 

东方仗助被恼羞成怒的露伴老师用天堂之门命令将房间全部收拾干净就是那之后到达了岸边露伴的洋房的故事了。

某位围观了全程的OO钻石先生表示,在17年的替身生涯中就没见过比这俩人还会打情骂俏的情侣了。

另一位围观了全程的XX之门表示,与其说是没见过不如说每次都在刷新新甜度。

今天的杜王町也是风平浪静。

 

 

虽然东方仗助依旧是无神论者,但在第十六天的早上,他依旧很开心的将今日幸运物『干海星』放在了书包里。

 


评论(2)
热度(27)

©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