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种杂文堆积区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翔润】美人(01)

发文前国际惯例的碎碎念与预警。

这文正文应该是没车所以是翔润还是松樱其实我还没定。

番外也不一定会有车所以其实可以当做无差看。

如果我真的把车开出来了肯定会提前预警的,诸位请安心。

意识流,且OOC,不过尽量每周都会更吧。

既然用大号发了而且发出来断了后路我就尽量不坑。

但我好久没写过东西,估计只有幼儿园文笔

请给我小红心小岚手鼓励我(我还是要点脸吧)

如果可以掉落评论的话真的就是更大的鼓励了。

老肖视角的标题是《美人》,润哥视角标题就是《爱人》。

虽然用了日高老师的漫画同样的名字,但是和漫画没什么关系,只是名字一样而已。

食用如有不适请右上角点X!

食用如有不适请右上角点X!

食用如有不适请右上角点X!

 预警和碎碎念结束,以下正文。



美人(01)


樱井翔不是天才,他只是一名努力家。

家庭给了他优秀的基因和优秀的教育,在幼小的时候他便捧着童话书静静地阅读。

王子打败了巨龙后与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吗?

两个陌生人在一起真的会有美好的结局吗?

所谓的爱又是什么呢?

在幼小的樱井眼中,世界是光怪陆离的,为什么爱可以解释一切?如果爱是如此伟大的事物,那么什么是爱呢?

父亲和母亲是爱自己的,毋庸置疑这是血亲之间的爱。但好像和童话书中的爱不是一样的东西。

自己很爱邻居家的狗狗,每到傍晚游戏的时候,雪白色的巨大犬类总会将自己包围住,热情的舔自己的脸颊和自己游戏。母亲说爱是不可缺少,但好像在自己去外婆家的日子,也并没有十分想念可爱的白色巨兽。但是这种感情又是什么呢?

到底什么才是爱呢?

严肃的思考了很久的小小樱井,终于面对了自己思考失败的结果,他抬头向母亲阐述了疑问。

当时母亲是怎样回答的呢?

樱井翔从充满着回忆的梦中醒来。

床头的闹铃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距离应当起床的10点整还有3分钟,此时的樱井翔却已经完全清醒。

虽然不记得答案,不过樱井翔却并不在意年幼时的小小失败,因为他已经并不需要其他人来告知答案。

樱井翔是一名普通的努力家。

在十几年前,他依靠着自己的智慧想出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他却并不为自己的早慧而感到骄傲。

他按掉响起的闹铃,起身走向浴室。

今天也是国民偶像樱井翔忙碌的一天。

 

保姆车窗外的景色如同往昔,多年以来东京这个城市在白日仿佛从未变化过,大厦上的巨型广告牌上的代言人背后的更迭却是娱乐圈不见血的电光火石。

这其中也有自己和成员们的脸。

虽然并不是自恋,但樱井喜欢这种感觉。比起无所事事的偶像,还是忙碌一些的偶像比较好。不仅是樱井自己,这也是成员们的愿望。

努力和机遇造就了如今的岚,过去的痛苦不值一提,重要的是未来。

道路网四通八达,将住宅区的闲适抛在身后,钢铁的怪兽飞快的向前奔走,将人类运送至他们所应当存在的战场。

 

今天樱井的日程上只有两本的团番组,他对自己的工作可以说是热爱的,但日常的工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及其偶尔的偶尔他也会感觉到疲累,下半年的疲劳加上流感潮的来袭让他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严格的律己者却不想将车上的时间荒废在休息上,昨夜的睡眠时间说到底是足够的,在车上樱井对劝阻的助理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后便打开手机阅读今日的新闻。

没有在乎助理忠告的后果便是下车进入乐屋的时候整个人的眼睛因为感冒的干涩和用眼的疲劳变得有些发红。

他并不是最早进入乐屋的人,已经被造型师set好造型的二宫已经占据了沙发的一个角落搓掌机,从BGM听起来并不是上周碰头时的那款游戏;相叶枕在二宫的腿上小小的打起了瞌睡;造型师则站在镜前努力往大野的头上喷过量的发胶固定形状,看到樱井进门大野转过头点了两下打了招呼,随即就被造型师按着脑袋回复了原位继续鼓捣脑后几根不听话的头发。

一切一如往昔。

樱井摘下口罩坐到了另一面镜子前,任由负责的造型师吐槽了自己通红的双眼和连遮瑕都拯救不了的黑眼圈。

松本还没有到。

不过这个人一直是克己守时的,最大的问题却并不是这个人会迟到。

 

『早上好。』

比平时沙哑一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岚最后一名未到场的成员松本润终于出现在乐屋门口。

他看起来气色很好,精神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微的亢奋。但经年的了解与和昨日毫无差别的配饰大声宣告着这个人又度过了酒吧的疯狂一夜。

松本一进房间立刻就将带着寒气的围巾摘下,将房间调高了两度,又转到大野身边确认了两个演唱会上的舞步,才安安静静坐在沙发的一端边翻看着演唱会灯光的设计图边等待造型师。

及到樱井做完造型,乐屋里除了二宫游戏的BGM之外也没有更大的声响。

造型师将手上的定妆刷收拾起来,示意樱井可以站起身换松本化妆。

樱井从神游中回神,转身便看到了恹恹斜靠在沙发上喝水的松本。刚进入乐舞时的神采奕奕确认是伪装了,现在窝在沙发一角因为鼻塞和熬夜的疲累而小口小口喘着气的松本仿佛依旧是那个因为牙疼掉眼泪的十几岁少年。

一定是因为松本的样子太过无害,使得樱井翔一时仿佛也回到了小小的少年时期,感冒和酸涩的眼睛分散了他的大部分理智。

他伸出了手揉了揉松本的头发,问道『感冒了怎么还要熬夜喝酒?』

接着他的手就被拨到一边,说是拨开甚至有些温柔,因为实际情况是松本狠狠的将樱井的手拍到一边。

乐屋这次连造型师细碎的整理道具的声音也听不见了,二宫的游戏音不知何时戛然而止。

空气中樱井的手背被拍到一边的声响如同巴掌甩到脸上一般清脆,彻底让樱井从刚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啊,抱歉抱歉,随便就动了你的头发,是不是吓到你了?』

因为自己的唐突导致了这样突兀的尴尬,樱井回过神来立刻向松本道了歉。

边上的造型师听到这句话也松了一口气,笑着附和上次做造型因为突然上手还把松本君吓到杂志都差点没拿住。

乐屋的气氛重新变得缓和起来。二宫抓住机会吐槽了一次相叶和大野的超长反射弧,樱井听着二宫的笑声也跟着笑了起来。

『感谢樱井君的关心。』

松本从他的身边走过时,用微弱的声音回复了他。

樱井回以微笑。

 

只有樱井和松本两个人清楚,刚刚并不是所谓的突然袭击与惊吓过度,只是一个人下意识想要逃开另一个人的接触而已。

而樱井也明白,这种客套的感谢,拨开表面的言语,内核只有一句血淋淋的真心话,「与你何干」。

 

他们在同一个组合中,经过漫长的岁月,竟已至此。

樱井在麻木的痛苦中竟然可以在内心里调侃自己,也许自己是个受虐狂。

毕竟于樱井来说,松本的样子,就是他所知的爱情的模样。


评论(8)
热度(30)

© 嫁进远坂家的菊和时臣的爱巢 | Powered by LOFTER